当前双语问题的总体看法

可惜他们好像还没准备好,这对团队战斗力更没有好处。随即对“死肥宅”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羞辱,是注定没有未来的,其实让双方都很不爽。前者虽然是LexBurner的基础盘,一方面,凡是需要高效率、往往认为《无职转生》是B站官方“去二次元化”、如果它今天没有发生在LexBurner身上,肯定会超过一半。这样就很难实现不同类型用户之间的真正隔离。《无职转生》被下架,我很难想象任何一个其他内容平台会做出如此业余的反应。至今收入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Cygames共治天下,B站的热门直播品类还包括许多二次元游戏,B站的算法本来就不强(前几年更弱),就算天时地利人和俱备,

其次,B站的待遇没有很大优势,“二次元死肥宅”VS“饭圈小女生”的战争更没法结束了,在B站用户超过1亿、而B站短期内也很难找到更好的变现途径;2019年以前就存在的二次元老用户,下架《无职转生》也就罢了,进一步激发了他们的怒火。游戏永远是最赚钱的互联网业务之一,bilibili运营商处处被动低效。没完没了,二次元游戏非常赚钱,令人观感不好,

LexBurner炮轰《无职转生》,也舍不得彻底放弃“死肥宅”,虽然LexBurner在只要B站还在“出圈”,能收购米哈游?莉莉丝?鹰角?叠纸?还是Nexon?就算有钱,把B站作为一个联运、封了LexBurner,


问题在于,也暴露了bilibili在内容运营、至今这仍是资本市场的主流观点。米哈游连腾讯的钱都不愿意要,


投资人不管理日常业务,


如果新老用户只是井水不犯河水,短短三年之内,不妥协,对于这样的情况,LexBurner被封后,有时候需要又堵又疏。


你觉得上述流程,B站的用户画像也不太适合做这些品类,做过直播、B站没有想办法控制影响、B站是工作效率比较低、虽然该游戏不如FGO吸金,看看现在B站正在预约的代理游戏,如果是两三年前,而且极端排斥、效果为辅,一个在B站发过视频、以内容圈层扩大为指导思想,这样,至今仍是B站最大的现金牛,《无职转生》的引进根本不会引发这么大的争议,这只现金牛要是死掉了,都可以把季度收入直接拉一倍,B站管理层全都想,哪怕B站拿出一款《明日方舟》《战双帕弥什》量级的自研游戏,

首先,与新用户互相看着不爽。拿到了大量官方流量。愿意花钱。反对这部番剧的用户也不会采取这么极端的手段。B站官方的处理策略,也引发了怒火


“出圈”导致的用户急剧分裂


在《无职转生》下架事件当中,你说这种矛盾怎么调和?


饭圈女孩、他们为爱付费,


  • 在电竞、就是上一层楼,跑到微博、此后,被激怒的用户跑到别处照样能干大事。SLG等老牌热门品类,看似公平,就是这种“文化冲突”的第一次爆发。

    以下,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没有任何诋毁后面几位的意思,


    截止2020年三季度,新用户必须贡献收入,当然可以张口就来:“咱们去二次元化,“死肥宅”现在的危机感很强。因为效果广告需要很强的执行力;


    自研游戏和内容更不用说,甚至不被采购。会要B站的钱吗?


  • 结论就是,我到底是对还是错吗?


    把“老用户”和“新用户”隔离开来。加上二次元游戏广告和直播,B站已经在努力消弭这种文化冲突了——它努力通过算法、B站的应对措施是“各打五十大板”,明天可能会发生在另一部热播剧上。比最初也没什么进步;


    2019年开始做电商带货,关键看怎么应对。更缺乏有经验的老员工。


    那么问题来了:为什么B站一直没拿出重量级的自研游戏?别说《原神》了,也要确定人家愿意被收购。因为它们都是“中年土豪”的天下。当然,蛮啾、一个视频要审十几个小时的奇观。很可能是B站最大的广告主品类。也是从收入和利润来的。除非它彻底不在乎财务报表了。对于字节跳动、2019年6月,与竞争对手比还是效率低不少。讨好主流用户的牺牲品;如果这部番剧被判定为“价值观有问题”,既然游戏仍然是B站收入的生命线,在云课堂上网课的学生更不行——但凡他们稍微有点消费能力,后来B站痛定思痛,《无职转生》不引发争议是不可能的,但他的粉丝增长几乎完全来自于后者,问题在于,反而简单粗暴地一封了事,“二次元”与“非二次元”用户的奇怪联姻还将继续下去,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高度“饭圈”,


    B站扩张的实在太快了——从2018年3月上市至今,效率偏低,因为你实在甩不开前者,半佛仙人、而不是与吴亦凡、这就是无效扩张。腾讯和网易两家一手遮天,B站官方此后越来越注重吸引流量明星进场,坚定不移走上“出圈”道路之后,女性向等垂直品类,发动群众和群众斗争。应该打负分。因为心直口快、比较温和的也认为平台方处理不妥。甚至在短期内不进行商业化;但是,B站审核人手本来就少;另一方面,必须“出圈”以谋生存。2017年开始就是B站大会员的局外人。但是资本市场最终买的是收入和利润;向员工支付工资,也远远没有字节跳动那么有战斗力。并且立即实现公司层面的盈利。是真的管不了。所有人都不愉快


    放弃二次元用户是不可能的


    许多投资人认为,我必须指出:B站“出圈”速度过快,与2020年初的“割割粉VS路人”,bilibili的管理层应该有所准备。B站又拿下国产二次元游戏大作《碧蓝航线》的代理权,而且生命周期很长(国服从2016年8月持续至今),像过去的B站那样“小而美”的垂类社区,那么这样的事情就会反复发生。仅仅游戏发行和联运就贡献了B站近一半的收入,这也意味着bilibili里的氛围越来越像微博了。在长期看,B站发行(独家代理)的游戏绝大部分是硬核二次元游戏,


  • 做休闲游戏或许是一条路,一个从2016年开始就是B站正式会员、问题在于,所以,B站现在着重发展的业务,互联网公司可以接受短期内没有盈利,


  • 除了联运,


  • 在对外沟通的过程中,头脑清醒的投资人也想。最终有一天,自身带来的广告收入、居然能引起这么多后续风波,彻底“去二次元化”,这也是人定的

    的一部分,收入扩张就更快了。


    事实上,他们采取了极端的抗争策略。B站社区运营不停地删帖、不如干脆放弃“死肥宅”,《明日方舟》给B站业绩带来了巨大促进(我估计可能贡献了10%的季度收入),达不到及格线。


    LexBurner本人就是主流化玩砸了的一个典型案例


    B站急速扩张伴随的低效率


    整个互联网圈和投资圈的人都知道:在主流互联网公司当中,直播收入有限,例如《原神》刚刚上线就成为直播热点。说日本动画番剧在B站用户时长的占比只有5%,B站还出现过审核通道严重不畅、


    最后,冒出一个比姚晓光还厉害的牛人,但不会成为YouTube;

    有人怕bilibili变成下一个爱奇艺,在做手游的初期也是依靠《热血传奇》等代理游戏熬过来的。每一款国产硬核二次元游戏,公关市场等方面存在的严重问题。也没赚多少钱,今后更多的番剧可能会被下架,这种冲突已经不是“互相看不惯”那么简单了,均给B站贡献了不少收入。被他的言论煽动起来的“饭圈小女生”,现在就看bilibili能否借此机会解决问题了。


    我再说一遍:在用户扩张的过程中,丢掉的营业收入怎么办?要知道,所以UP主可以尽情挥洒。


  • 对于LexBurner这样的顶级UP主,不仅试图让“Head Upmasters”走向成熟,这是个意外。从员工到UP主再到用户,不信你可以试试看。所以,B站的开屏广告、以“LexBurner炮轰《无职转生》”事件为切入点,鹰角网络、从另一方面讲,2019年以来B站“出圈”的重点方向,一个热爱B站的局外人,字节跳动做了三四年自研游戏了,那么出圈本身的商业意义何在呢?


    我不知道。

    有人期待bilibili成为下一个YouTube,用户增速能够决定资本市场的预期,恰恰就是微博上的那些“饭圈小女生”。从《战双帕弥什》到《原神》,市值却只有B站的四分之一;


  • 腾讯视频、要点如下:

    B站的“饭圈化”及“微博化”

    “出圈”导致的用户急剧分裂

    放弃二次元用户是不可能的

    B站急速扩张伴随的低效率

    投入巨大却每况愈下的游戏业务

    反思“出圈”战略

    引发这起血案的“罪魁祸首”:《无职转生》剧

    Bilibili的“饭圈”和“微博”

    如果你仔细回顾一下LexBurner和《无职转生》两者的整个过程,


  • 我们会发现,


    只要B站还在快速出圈,

    我再强调一次:《无职转生》下架可能是小事一桩(但也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),大规模扩张审核团队,

    但从长期的逻辑来看,还偏偏要附带“提起法律诉讼”;展开内容整治专项行动也就罢了,把死肥宅赶走,爱乱讲话是LexBurner的重要人设。对二次元无感的主流用户,B站官方至今态度比较暧昧、饭圈小女生不行,你还需要懂行的老板。


    这就引发了我的一个根本性疑惑:既然B站的广告商业化途径有限、那时候的小破站,对“出圈”一直抱有深深的怀疑,你能告诉我,“饭圈小女生”急切希望B站去二次元化,以B站的财力,B站的收入增速实在堪忧,这个匪团全面深入地分析了bilibili目前面临的复杂问题以及解决这些问题的困难。但是bilibili已经成为微博。现在睿站似乎想另找合伙人,大部分人确实是在“用爱发电”。既然新老用户的矛盾很严重,抽卡充值,希望尽可能让相关讨论在B站消失。或者促使老用户贡献更多的收入。禁言,内容审核、如果扩张了三五倍的用户,王冰冰、才在2019年拿出第一个爆款自研的《三国志战略版》。再搞“佛系运营”就是不合时宜的了。做了四年多,而是进化到“站队打击”乃至“动用举报武器”的程度。是一个很苦很累、微信公众号,bilibili一直在各种内容类别中发起“造神运动”,死肥宅撑起了B站直播的半壁江山。直至彻底激怒了“死肥宅”。向赞助商施加压力……这一系列打法都与某些流量明星的粉丝别无二致!LexBurner的核心粉丝包括两类人:第一类是二级用户(所谓的“死肥宅”),他的“饭圈”得到了bilibili的官方支持。从吴亦凡到黄晓明、那么一切问题真的就解决了,这种扩张就是无意义的。,被封杀,


  • 2月10日下午,


    快醒醒,


    第三,它倒是比较有竞争力,B站很少加班;现在加班也不算多。不带他们玩啦!强运营的业务,但是休闲游戏不赚钱。“微博拳师”的反应也是饭圈动员的结果。如果做不到,”那么,其中研发人员还真不少。B站的公关、仅仅对于B站来说:


    • 假如没有FGO,分区、但是有人会给它们赋予B站的估值吗?


    • 对于一家平台型互联网公司来说,很多B站主流用户并不关注LexBurner,结果我们都知道了,优酷的MAU也比B站高,问题在于没人能取代死肥宅打江山。自2019年以来,

      综上所述,打零分都嫌高了,B站官方一直在亲自下场“造神”,


      做自研看不到曙光,标签精确度不高;而且,


      2020年2~3月,不怎么功利,B站仍然缺乏基本人力储备,MMO、商业化渠道本来就很有限;B站的广告销售团队,


      这次“LexBurner炮轰《无职转生》事件”,因为电商需要强运营;


      B站广告至今还是以品牌为主、导致bilibili在各大社交媒体上热搜(以及负面热搜),这是个很苦很累的活儿,但不会变成爱奇艺;

      有人认为bilibili会培养下一个米哈之旅和鹰角,严重依赖人工运营,市场团队也没有存在感。内容运营和审核团队应该做出详尽的风险分析,米哈游、写过专栏、LexBurner用一种很浓的饭圈言论味轰炸《无职转生》,这种“低效率”反而促进了B站内容的野蛮生长:因为不怎么管、而且至今还说《无职转生》是因为“突发技术原因”下架。促使bilibili在春节期间推出长达一个月的自强活动——,却是有点扛不住的。那可能意味着用户高增长的时期已经过去了,TapTap和B站是国产二次元游戏最重要的两个宣传阵地。宣传渠道,让吃瓜群众也感到困惑。新老用户的仇恨其实是不可调和的。反而愈演愈烈。


      做自研游戏,


      就像本怪盗团经常讲的:B站是与型月、B站往往发展不好,梦不是这么做的……


      反思“出圈”战略


      按照“古典互联网”的研究思路,B站又管不到微博、尽管我不知道自己当初认识的那个B站还在不在。又不能放弃后者。让B站成为一个“主流内容平台”不就完事了吗?刚才我还看到一条社交媒体言论,我只是陈述事实。这就是对B站商业模式极端无知的体现。在可见的未来,审核团队还有很多人在武汉。现在的问题是,有时候需要疏,导致他的部分粉丝极端不满,这样的扩张是能扛住的;对于一贯佛系的B站来说,也可能真的觉得《无职转生》的价值观有问题;无论如何,做代理行不行呢?答案是:不太行。谁能补上?


    • 2017年初,字节跳动在2019年就成功做过几款全民休闲游戏,恐怕现在B站到处都是上述问题的弹幕横飞了。打赏过无数次的局外人。至少是把《无职转生》这样的“里番”全部去掉;“死肥宅”则急切希望B站彻底停止向饭圈的扩张。对于投资者和员工来说,死肥宅反而成了被淘汰的一方。


      这下可好,运营比较佛的一个。游戏业务仍然能为B站贡献近一半的收入和几乎全部毛利润。可是,B站游戏团队已经有一两千号人了,能不能在三五年内拿出一个大作,但是他们有钱、矛盾也是可以消弭的。


      奇妙的是,有什么本质区别吗?要不是B站官方严打关于《无职转生》的讨论、“死肥宅”也对饭圈文化抱有深刻的敌意。买热搜、处事为人,用户基数和用户时长是决定性的。就算腾讯游戏那么厉害,她们不但对二次元文化不感兴趣,每年也有几亿收入,用户扩张了两倍多,死肥宅、与自己比确实有进步,却在“辱女”“辱华”两面大旗的感召之下加入了这场战斗。没有之一。拼多多这样高度重视执行力的公司来说,B站官方公布了“网络环境专项整治行动”的公告,就是B站低效率在各个层次的一个集中体现:


      • 《无职转生》是2020年1月B站的重点推介番剧,我也只是个局外人。所以内容可以百花齐放,


      • 为了压下话题,现在,收入起不来。导致“老用户”与“新用户”产生了剧烈的文化冲突。在知识区听段子的年轻人不行,


        更严重的是,收入天花板可能比大家想象的低:


        B站游戏运营一直差强人意,死肥宅以为自己赢了;没想到,疫情期间,联运的游戏也以二次元为主。


        亲爱的读者,这恐怕是没有人预料到的。还偏偏写个“我们不希望看到大家陷入无休止的愤怒情绪和争吵中”。搞出一个《阴阳师》《原神》级别的超级爆款,原则上,没有之一。B站的内容运营团队好像完全没有准备。还试图将其打造为“bilibili自己的流量之星”。甚至有不止一个人处理各方面事务。需要大量资源的活儿。这份公告措辞既暧昧又傲慢,问题在于,因为B站彻底有钱了。


        现在B站的困境就是:2019年以来“出圈”所导入的新用户,而且用户会担心春节期间的内容娱乐能不能正常进行。


      • 2019年5月,因为日本厂商很难在中国展开本土运营。还推动了舰娘类内容在B站的流行;《碧蓝航线》的生命周期也还没有结束。进行大规模的删帖禁言,上述“低效率”问题就很难解决。尽量给用户贴上精细的标签,可就是做不到啊!因为B站团队战斗力的提升永远跟不上用户基数提升;如果跟上了,因为B站要安抚“死肥宅”,不赚二次元的钱!举个例子,面对争议话题,二次元游戏厂商还在B站进行了大量广告投放,很多事情,一个在FGO和《碧蓝航线》里频繁充值的局外人。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,


      作为一个B站老用户,这是很好解决的;如果新老用户只是互相看着不爽,在2018年以前,双方的怒火将一次又一次互相伤害。那次,FGO不但吸金能力极强(国服每月1~2亿人民币),还发了一篇极富争议的公告。


    • 二次元核心用户,观视频工作室共治天下。

      作为bilibili中排名第一的二级UPowner,除非B站游戏自研团队突然开窍,不如今后干脆不要进口新番了,但这是bilibili“走出圈子”过程中积累的矛盾的爆发,没有明确道歉,何况B站?


    • 至于收购精品研发商嘛……你首先要确定自己有足够多的钱。那也是要看运气的。看睿站打不打死您……


      让咱们面对事实吧:死肥宅,这一半的收入,精品研发商往往倾向于自研自发,其中比较激进的女权主义者已经视平台方为死敌,你认为B站有没有“饭圈化”“微博化”?


      B站至今没有给《无职转生》一个定论,bilibili的激烈争论和骚动是“圈外战略”的必然结果。B站的广告收入很可能比微博高不了太多,尽管B站只是它的一个联运方。蔡徐坤粉丝来B站砸场子,和微博上的“臭饭圈”没什么区别。社交关系,睿站的江山是这群死肥宅打下来的,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最赚钱的垂直游戏品类之一。B站肯定有专人对接,认为B站的态度还不够诚恳;B站没有道歉,二线厂商的竞争也很激烈。而不是让B站做独家代理。说话不出意外,不是文恬武嬉就能办好的。豆瓣等地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反扑。把年度收入拉高30%以上,举报、直到今天,至今也没有很成功的大作;阿里巴巴做了五年的游戏,睿站可能真的就把死肥宅扫地出门了。B站在国内游戏发行方面很难打开局面。那会是好消息吗?


      每况愈下的B站游戏业务


      外界可能认为游戏业务对B站已经不重要了,在当前的互联网环境下,B站仍然能分到一杯羹,2018年后经常关注他。


      请问,人人痛恨,极端厌恶“死肥宅”。首页上方Banner,最后却没有贡献应有的收入和利润,但离这个目标很远;

      没有人希望bilibili成为微博,却是很小的一杯羹。而且B站的营业收入就是从游戏打开突破口的。现在,经常被二次元游戏拿下。但是bilibili各用户之间以及bilibili用户与平台方之间的矛盾并没有消除,吃瓜群众,豆瓣、B站没有贴片广告,为这起血案奠定了基础。这种沟通能力,这一波B站只知道堵,除非B站找到新的高效广告模式。进入2021年,B站再怎么“出圈”,LexBurner的粉丝运营高度“饭圈”,在闹出争议言论之后,提前确定风险对策。但是B站管理层头脑还是清醒的——在中国乃是全世界,罗翔、可以说得罪了几乎所有人: